我所石海佳博士赴意大利參加土壤與地下水污染防治專題培訓
撰寫時間:2019/11/15文章來源:土壤環境研究中心

  在中意合作環境管理與可持續發展項目的支持下,生態環境部生態環境司呂春生團長率領生態環境系統12名官員和專家代表,于2019年10月13日至27日,赴意大利參加了為期兩周的土壤與地下水污染防治專題培訓班。

  米蘭理工大學受意大利環境、領土與海洋部和中意基金會的委托,先后在羅馬和米蘭兩市組織安排了本次培訓活動,培訓班采取了理論知識培訓、案例剖析教學、現場實地參觀等多種教學形式,意大利國家高級環境研究所(ISPRA)、拉齊奧大區環保局、羅馬第一大學、米蘭理工大學的20余名專家、學者就歐盟與意大利的場地土壤污染防治管理制度、科學理論、工程技術、案例實踐等方面進行了系統全面的培訓;意大利國內土壤和地下水領域調查、修復與治理公司企業現場參觀了切卡諾市Viscolube廢油再煉制企業的在產企業污染場地、塞斯托圣喬治凡尼市FALCK鋼鐵冶金生產遺留場地等治理修復案例。

  結合當前國內土壤與地下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技術標準、規范指南等方面遇到的困難和疑問,受訓學員真誠請教了意方授課專家,并對中意兩國環境管理制度異同、治理修復方法適用性、標準規范建設思路與理念等方面開展了深入的探討交流。其中,由政府、技術單位、污染企業、第三方服務機構等各利益相關方建立的多方協商制度,在對列入意大利國家重點場地名錄(SIN)和大區級重點場地名錄(SIR)場地的治理修復過程中發揮了重要而獨特的作用。

  多方協商制度是由環境、領土與海洋部(IMELS)或相關部委、環境保護高級研究所(ISPRA)、大區級環境保護署(APRA)、市政府、污染場地所有者、調查或治理修復方案設計、運營單位等主要利益相關方,通過成立專門管理委員會,在第152/2006號法令(意大利環境保護大法)的相關流程、標準的要求和約束下,推動污染場地調查、安全風險評估、治理修復開展、檢查效果驗收的共同協商機制。

  該協商機制解決問題導向鮮明,具有信息透明度高、決策流程短、技術比選靈活、等顯著優點。第一,信息透明度高。管理委員會作為主要利益相關方共同參與的決策機構,各方均有同等機會以圓桌會議的形式,充分溝通、協商、解決各位管理、技術問題,國家、地方、業主等各級管理部門、技術機構、實施單位均可結合各自利益訴求表達觀點,信息多向公開、高度透明。第二,決策流程短。在法律和政府審批流程的框架約束下,各方沒有抱著因懼怕決策失誤而擔責、問責或受罰的心態,而是以推動污染場地具體問題解決為目標,針對實際特殊情況,充分研究討論,推動共同決策。不需要經過逐級上報、部門會簽的冗長行政審批流程,可由部門代表根據實際情況快速科學決策,決策流程短、效率高。第三,執行效率高。場地污染情況可簡可繁,技術方法涉及學科領域門類多,很難建立全國統一、科學適用、更新及時的技術規范體系。管理委員會可根據場地污染特征的實際情況和治理目標的要求,合理比選技術、經濟可行、時效性有保障的技術思路和方案,這一點對于實現因地制宜、科學適用、經濟可行地防控污染場地風險、有效治理場地污染非常關鍵。

  多方協商機制對于我國新興的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治理領域,有效處置過程中各類不可預見問題,尤其是在建立多方協商基礎、簡化決策程序、提高行動效率、加強責權保障等方面具有重要啟示。尤其最后一點,無論是國內國外,部分場地污染成因及發展過程復雜,受階段認識水平、技術工藝、管理模式等因素影響,治理過程面臨的不確定性、不可控程度可能性較高,場地調查、風險評估、技術比選等結果的運用往往難以盡善盡美,可能存在一定的偏差。在充分發揮管理委員會共同協商決策機制的前提下,如出現因決策失誤導致的各類問題,在各方應承擔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基礎上,鼓勵協商解決問題,應給予管理委員會各成員單位容錯和自行糾錯空間,打造一個良好的干事創業平臺。

  我所土壤環境研究中心的石海佳博士作為代表之一,全程參與、認真學習了本次培訓的全部內容,對典型發達國家和地區在土壤與地下水領域開展的環境治理工作有了較為系統、深入的了解和認識,對于相關的技術方法與案例應用實踐也有了實際體會。

   

  受訓學員與意方教授合影

  參觀Viscolube在產企業用地污染治理修復現場

  參觀FLACK污染場地治理修復現場    

 受訓學員獲得技術培訓證書

@ 生態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版權所有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今天